陕西盗墓惊奇:店前卖蒸馍,店后打盗洞

陕西盗墓惊奇:店前卖蒸馍,店后打盗洞


2020年6月0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公开了刘宝宝、卫国玺、卫永刚等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陕04刑初34号】。


判决书显示,此案被告多达23人。该盗墓团伙以在文保单位附近租房开店为掩护秘密挖掘地洞,用经纬仪进行定位,在陕西、山西两省多次盗掘古塔地宫、古墓葬。


陕西盗墓惊奇:店前卖蒸馍,店后打盗洞


2019年5月20日,咸阳市人民检察院以咸检刑诉[2019]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卫永刚、卫国玺、王金平、杨智清、贠安心犯盗窃罪、盗掘古墓葬罪、被告人卫淑军、闫国强、刘宝宝、郭立民、巩海森、姚磊、胡宁、杨鲲辉、陈俊锁、**犯盗窃罪、被告人张士敏、崔双明、郭晓霖、王纪平、谭杰、魏洪运、叶征兵、罗建平犯倒卖文物罪。


2019年12月24日,该案进行了第一次公开审理,2020年1月7日,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第二次公开开庭,现已审理终结。


值得一提的是,该团伙中有多至13人都因不同罪名被逮捕羁押过,留有案底。而其中主犯卫永刚,更是早在2004年就因先后三次盗掘古文化遗址罪被判十五年有期徒刑,没承想在2011年减刑释放不久后,他便“重操旧业”。


以卫永刚为首的盗墓团伙犯罪事实如下:


1.

租民房或开饭店做前期准备和伪装工作,以掩护(打洞)。


2011年7、8月份,在事先踩点后,卫永刚伙同张建永(已死亡)便预谋盗掘兴平北塔,首先卫永刚安排了赵现花(在逃)租来兴平市北街孙家巷10号寇亚东的民房,然后让卫淑军以“打饼子”作为掩护,随后找来工人,采取打洞的方式,盗掘了北塔地宫内的文物。


在兴平北塔盗掘成功后,卫永刚联系了罗建平作为中间介绍人,以60万元的价钱将盗掘所得卖给刘侠,刘侠又“返给了”罗建平1万元,要求罗建平帮他们运输“脏物”。之后刘侠和张建永谈好以40万元价格购买在兴平北塔盗掘的铜棺,付钱后约时间去取货,但期间因张建永死亡,所以铜棺下落不明只得放弃。


2013年11月份,卫永刚再次伙同张建永合谋盗掘旬邑县县城古塔,这次同样的,张建永先在旬邑古塔附近租赁了民房,以经营蒸馍店为掩护,然后二人安排卫国玺、卫淑军、贠安心采取挖洞的方式盗掘旬邑古塔,期间,卫永刚还使用了新的“科技手段”,用经纬仪进行了定位,以指导挖洞方向,约一个月后,该塔地宫被打开,几人盗取地宫内众多文物后撤离了作案现场。


而对旬邑县县城古塔实施盗掘后,张建永便通过卫永刚介绍,以196万元将其非法所得卖给了叶征兵,叶征兵又通过李发安(在逃)介绍,将文物中的铜棺、银棺、琉璃瓶以20万元卖给了田付涛;叶征兵通过崔双明介绍,将文物中的卧佛像以340万元卖给了郭晓霖,郭晓霖给崔双明好处费2万元,崔双明便将文物中的十几个小铜像以30多万元卖给了张志成。郭晓霖又以380万元将卧佛像卖给了刘永。


2.

倒卖文物,且有完整的销赃“下线”。


2015年年初,卫永刚换了“合作对象”,这次他和刘伟忠(在逃)、董忠杰(已死亡)商议盗窃彬县彬塔地宫的文物,打定主意后,几人先后多次来往彬县“考察”,只为选择合适的盗掘地点,最终经过多次“勘探”,租赁了彬县药材公司院内一楼的门面房。


房子定下后,几人分工合作,闫国强和厨师长负责装修,赵现花办理营业执照,且招收服务员,饭店在2015年4月底开业,并取名为“川湘食府”,平时饭店由赵现花管理,闫国强负责采购,该店步入正轨后,卫永刚等人便以此作为掩护,先后纠集卫国玺、刘宝宝等7余人携带各样的工具设备来到彬县,承诺在彬塔地宫挖到文物变卖后三七分成。


之后每天晚上10点左右,卫国玺、刘宝宝等人便由闫国强开门接入饭店,然后从该饭店卫生间旁边地下向彬塔开始挖洞,直到凌晨四点左右,再将挖掘出来的土用塑料编织袋装好再运走。


2015年7、8月份,厨师长偶然发现卫国玺等人在挖掘盗洞,也知道了卫永刚开饭店是为了盗取文物,但是仍旧选择在该饭店工作。直到2015年10月份左右卫永刚等人终于将彬塔地宫打通,盗窃了地宫内不少珍稀文物后,该团伙用土填埋洞穴离开了彬县。


盗窃彬县彬塔地宫后,卫永刚联系了张士敏,并给他看了文物照片,希望张士敏帮忙,能够将这批文物卖掉,于是张士敏便将王纪平介绍给了卫永刚,王纪平看了文物后,给卫永刚交了30万元定金。随后王纪平又联系了唐万春,唐万春、魏洪运和牛跃峰先购买了彬塔地宫里盗掘的文物,之后又以580万元的价格转手给谭杰、刘继园(在逃)等人。


谭杰和刘继园再以2300万元将该批文物卖给阮平尔,阮平尔将文物购买回家供奉,2018年10月11日阮平尔主动上交其购买的文物。



除了上述犯罪活动,法院还审理查明了该团伙在2012年、2013年,2014年因“客观”或“主观”因素“盗窃”行为受阻的一些其它情况。


2011年年末,卫永刚和胡宁经过事先踩点,预谋盗掘蒲城县城一个学校院内的古塔,于是便安排了赵现花在蒲城县中学门口附近租赁门面房,找来卫淑军开始在门面房经营小吃店,完成盗掘前期的准备和伪装工作。


2012年正月份,卫永刚指使、指导卫淑军、赵现花等人白天经营小吃店,晚上便在门面房内打洞,实施盗掘行为,大约两个月后,该塔地宫被打开,但不巧的是,卫永刚发现该塔之前曾被盗掘过,于是便安排几人将竖洞回填后再离开,而卫淑军则继续经营小吃店以方便做善后工作,之后回到了运城。


2013年9月份,卫永刚和胡宁等人在陕西境内踩点后,又计划盗掘陕西境内的古塔文物,卫永刚承诺胡宁挖出塔下地宫内的文物后可以分钱,于是胡宁自己出资了15000元。


随后,卫永刚安排露露(女,身份尚未查明)租赁了岐山县实验小学附近的一间门面房找来卫淑军继续“打饼子”,以经营小吃店为名,初步完成盗掘小学院内太平寺塔地宫文物的前期伪装。


之后,卫永刚又相继找来卫国玺、贠安心、陈俊锁,依旧利用小吃店为掩护,白天卖饭,晚上打洞,卫国玺等人打好竖洞后告诉了卫永刚,卫永刚便从运城市来到岐山盗塔的作案现场,用经纬仪定位后,指导卫国玺等人开始打横洞。


二十多天后,卫国玺等人打通了通往塔下地宫的横洞并立即报告了卫永刚,卫永刚和胡宁开车来到岐山县,发现塔下地宫内并无文物,且曾有盗洞痕迹,知道了该塔在此之前已经被盗后就返回了运城市。而卫国玺等人则回填了竖洞,关停小吃店后相继离开岐山县。


2014年三四月份的一天,卫永刚告诉姚磊,让其投资钱盗挖文物,也承诺挖出文物后卖了可以分钱,于是姚磊便出资了20万元,期望能够得到高额回报。


随后卫永刚于2014年约10月份,安排“利强”(身份尚未查明)在代县县城租赁了阿育王塔附近仓街20号的民房,先后找来卫国玺、贠安心、杨鲲辉(参与盗掘时间较短,后因害怕装病离开),利用经纬仪定位后,让卫国玺等人在该民房内打盗洞盗掘阿育王塔,而赵现花则负责给工人做饭,约一个多月后,盗洞打在了阿育王塔下面的地基上,但由于卫永刚找不到地宫具体位置,所以无奈就安排人员撤离了代县。


2016年,卫永刚和董忠杰、刘伟忠等人再次合谋盗掘山西省运城市东郭镇东郭村墓地,卫永刚、刘伟忠两人出资,董忠杰则联系该村丁学军,在丁学军家新建房子,并在其中的房子下建地下室,当年10月份,卫永刚相继找来卫国玺、李全乐等5人按照分工打洞,盗掘东郭村古墓葬,由于时间跨度长,直到卫永刚等人被抓获,还未挖到文物。



法院审理查明,卫永刚等人采用在文物保护单位附近租赁民房后秘密挖掘地洞的方式,共盗掘作案七次,其中案发时属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4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2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1处(其中古文化遗址六处,古墓葬遗址一处)。将国家并未发掘的文物盗掘出来后予以卖出牟利,案发后被公安机关追回的文物共77件,其中一级文物4件、二级文物4件、三级文物24件、一般文物45件。


2020年4月21日,咸阳中院一审判决,卫永刚等5名被告人犯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被告人卫淑军等10人犯盗掘古文化遗址罪;被告人叶征兵等8人犯倒卖文物罪。23名被告人的刑期从“判三缓四”至有期徒刑十五年不等。


整理 | 汤加 | 贞观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