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放过猥亵幼女的王振华和他的新城控股?

就这样放过猥亵幼女的王振华和他的新城控股?


据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2020年6月16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普陀法院)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王振华猥亵儿童案,经合议庭评议,于6月17日当庭对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作出判决,以猥亵儿童罪判处被告人王振华有期徒刑五年。


就这样放过猥亵幼女的王振华和他的新城控股?


2019年7月1日,王振华因猥亵幼女在上海一五星酒店被捕,其犯罪行为发生在6月29日。当天,为王振华物色幼女的徐州人周燕芬带着两名9岁和12岁的女童入住该酒店,她对女童的父母声称带孩子去上海迪士尼玩。王振华当天对9岁女童实施犯罪,事后付给周燕芬1万元。被猥亵女童事后向在江苏的母亲哭诉,母亲即到上海报案,王振华随即被采取强制措施。法医验伤结果显示,被侵害的9岁女童阴道有撕裂伤,构成轻伤。历时11月,这宗震惊全国的案件有了一个初步的结果。


资本市场对这一判决迅速做出了反应,只是未必如众人期待一般。截至6月16日收盘,新城控股、新城发展、新城悦服务分别较上日上涨1.67%、1.76%、3.66%。而就在6月17日下午,在普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新城控股尾盘冲高大涨3.73%,后回落。与2019年这起黑天鹅事件发生之后,新城发展闪崩20%以上,关联A股新城控股也直接跌停相比,这或许才是资本市场本质的真实体现。


就这样放过猥亵幼女的王振华和他的新城控股?


尽管声誉资本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声誉资本能够带来市场资本的增值预期,但资本市场真正在乎的,也仅仅是“声誉”而已。对善忘的公众而言,公众事件的热度和记忆随着越来越多的社会新闻而逐渐淡去。对于资本而言,熬过黑天鹅事件,仍可闷声发大财。



或许有人提及,王振华已被新城集团“切割”,如今的新城集团并非王振华掌舵。的确,事发之后重回新城的少东家王晓松以耐人寻味的态度,发出一分强硬声明。“社会公义,是人类能够共生发展的底线。任何人触犯了它,都必须受到惩罚。我们和社会公众一样,认为未成年人是社会的未来,任何触犯未成年人的行为都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新城将全力支持和配合有关部门对此事的处置。我们相信司法会给予受害人以及受害家庭以及社会公众一个公正的结论。”


这封《公开信》,与以往所有中国企业掌舵者身陷泥潭时都迥然不同,如此快速地表现得义愤填膺,不共戴天。而新城控股官网上全部删除有关王振华的所有新闻和图片。


只是,据最新的一组数据显示,被捕后的王振华财富依旧在不断上涨,财富较“事发”前涨了88%。2020年5月12日,王振华王晓松父子以491.2亿财富名列《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第41位。而在《2019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中,王振华王晓松父子以260.4亿元财富居第66位。


此外,有公开资料显示,今年4月至今,王振华先后4次增持新城发展股份。最近的一次是6月1日,王振华增持新城发展276万股,每股作价7.3907港元,总金额约为2039.83万港元。增持后,王振华最新持股数约为42.24亿股,最新持股比例从67.97%升至68.02%,仍然有绝对掌控权。


也就是说,尽管身陷囹圄,但王振华依旧在股权层面实际控制着新城控股、新城发展和新城悦服务。


而王振华和他的公司,迄今没有对受害者做出任何赔偿,也没有任何安抚慰问举动。连被害女孩的身体治疗费及心理疏导费,都是由公诉方上海检方承担的。


相较于财富的真实上涨和对受害者的不闻不问,事发时的义愤填膺就显得格外讽刺。回头看来,少东家王晓松重掌新城时,突然流出的“与父亲因婚姻问题吵架离家出走”,就更像是一场刻意但成功的公关秀。我们并不是因为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就“只能”把他看作是王振华的儿子,只是享受父亲荫蔽而接手新城的王晓松和他手下的新城公司,除了一封显得过犹不及的公开信,显然没有也不打算做得更多。


这或许是资本最为真实的面貌。资本没有国界,更不会有高尚的道德情操。资本的本性是逐利,在受它控制的企业眼里,只有利润是第一位的,其他任何因素都绑架不了它,道德也一样。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一书中写道:人都有“利己心”,都是利己主义者,人的一切经济活动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我们不说唤起他们利他心的话,他当然是在为资本的逐利树立合法性,但这里实际也是在说,对资本,不要对他们说利他的道德,不要说让他们应该拥有利他的道德的血之类话,说这些是不切实际的,是白费功夫,是对牛弹琴,因为他们是利己主义者,他们有的是“利己心”。



但消费者并非没有选择。几十年以来,结合对生态环境、劳工、人权等问题的关心,欧美消费者运动日渐指向“伦理消费”,倾向于购买不伤害环境与社会的产品。消费者运动一方面积极教育消费者,另一方面运用消费者的集体力量向企业施压。


消费者运动发展至今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美国在20世纪60,70年代所做出的努力。当时,由于工资上涨,商品提供量大增,使得消费者运动不仅仅局限于商品安全,而是更广泛确保生产和消费对生态和社会带来积极的影响。瑞秋·卡森在1962年出版的《无声的春天》中叙述了个人运动是如何促进公众意识的提高,其中突出了农药改革为鸟类所带来的福音。此外,拉尔夫·纳德出版于1965年的《不安全的速度》,抨击了当时汽车制造业中的安全隐患,由此引发了公众对于日常用品中潜在危害的思考与关注。


消费者运动日益壮大,从1966年的《包装及标签法案》到1969年的《幼儿保护及玩具安全法案》的颁布都体现了消费者运动所带的不可忽视的力量。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这一运动中,由此产生了更大的社会影响力。雀巢在1977年在发展中国家销售母乳代用奶粉,耐克90年代期间简陋的海外工厂生产劳动环境都遭到了公众的强烈抗议和抵制。消费者运动多次证明了他们的力量足以与知名企业抗衡。


中国消费者并非落后于人,2012年1月,苹果公司发布了其2012年度“供应商社会责任报告”,首次公布了对其部分供应商做出的特别环境审查结果。苹果公司承认:新增的14家企业特别环境审核,确实是对中国环保组织质疑其供应链中的污染问题的回应。对消费者来说,每一次消费都是为想要的世界投票。这种消费上的选择,被称为消费者社会责任。在消费前,先查查所涉公司的过往记录,即使无法完全避免购买新城地产的楼盘,至少也可以要求其做得更多。


在尚未颠覆这一套资本逐利的逻辑之前,用消费者的力量,我们也可以让资本往向善的方向多走一点点。基于此,我们在此吁请每一位认同以上理念的读者,我们反感并自发拒绝与新城系有关的消费和投资。这是我们作为普通人唯一能做出的选择和惩戒。


以下是新城集团在陕西的相关项目:


  • 新城玺樾骊府,位于临潼;
  • 新城悦隽公园里,位于高陵区;
  • 沣西吾悦广场,位于咸阳秦都区;
  • 西咸吾悦广场,位于沣东新城;
  • 汉中吾悦广场;
  • 渭南吾悦广场;
  • 延安吾悦广场;
  • 宝鸡吾悦广场。


作者 | 致言 | 游走边缘的浪人